当前位置: 首页>经典案例

经典案例

上海侦探|出轨的丈夫竟然被小三给退货了

文章热度:66  发布时间 :2021-10-14 14:36:17

    01


    上海侦探|好不容易把半岁的儿子哄睡着,我总算可以玩会手机,有了小神兽的日子真是兵荒马乱,今天是双十一,某宝化妆品专场有活动,得赶紧买瓶水,脸都干起皮了。


    打开手机,一条信息弹进来:尊敬的XX女士,你购买的产品已发货······,我没买啥呀,是不是余亮偷偷买的?点开一看,是SK-II的护肤品,心里暗喜。


    这还差不多,总算有点良心,不枉我委屈自己嫁给他,还给他生了孩子。

上海侦探

    02


    我和余亮是大学同学,他家在外地农村,条件不好,而我是武汉本地人,父母都是做生意的,家里只有一个弟弟。


    余亮是系里有名的数学高材生,而我对高等数学一筹莫展,请他帮我补课时,我们慢慢熟悉起来。


    他胖乎乎的,看起来憨厚老实,人畜无害的样子。


    有不会的题目,我都去找他,他也耐心仔细地讲给我听,从不拒绝,两颗年轻的心悄悄靠近。


    有一天在图书馆,余亮拿出一个小盒子,郑重地交到我手里,说:“等我走了,你再看。如果你同意,明天就还在这里,不见不散。”


    我脸红了。


    打开盒子,是两个小人,一男一女,并排坐着,嘴对着嘴,煞是好看。我明白了他的心意。


    情窦初开的年纪里,我渴望爱情的到来,余亮成了我的初恋。


    他对我很好,在大多数时候,但有两件小事,让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。


    那天是周六,同学们约着一起玩纸牌,输了的人要在额头上贴纸条,我不会,就在一旁观战。


    余亮的牌技很好,另外三人脸上都贴满了五颜六色的纸条,可他没有。

上海侦探

    我挨着他坐,发现口袋里多了两张牌。我看着他,他眨眨眼,示意我不要吭声。


    当时,我没有揭穿他,但心里想:一个小游戏而已,值得作弊吗?


    事后,我问他为啥这样做?


    余亮毫不在意地说,没啥呀,就是觉得那几个人很傻,逗他们玩。


    还有一次,我们去买东西,收钱的老奶奶算错了账,少收了15块,我刚想要说出来,余亮拉着我就出了小超市的门。


    我很鄙视这种做法,让他把钱还回去,他却笑我读书读成了书呆子,愚不可及。我俩不欢而散。


    我是个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人,爸妈也教育我做人要坦坦荡荡,不能弄虚作假。管中窥豹,我对余亮的人品有了怀疑,不想和他再交往下去。


    没几天,余亮就感觉到了我的疏离,他问我怎么了?我提出分手,他不同意,可我心意已决,转身就走。


    03


    第二天,余亮的舍友找到我,说是余亮出事了,因为我要分手,他想不开,吞了几十片安定,现在还在宿舍昏睡。


    我赶紧跑过去,一进门,就看见房间里点满了蜡烛,桌上摆着一大束玫瑰花,还有蛋糕和红酒。余亮好好的,站在桌边,他抱着玫瑰花,单膝跪地,举着花说:“岚岚,我有什么不对的,我改,好不好?求你不要离开我,我受不了······”


    他的舍友也在旁边起哄,给他鼓掌助威。

上海侦探

    在这种气氛下,我骑虎难下,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乞求的目光,内心的坚定慢慢动摇,几分感动化成热泪,点点头,又一次接受了他。


    上海侦探|从此,他很粘我,也更听我的话,让他朝东不敢朝西。


    很快,我们毕业了。


    余亮留在了武汉工作,他信誓旦旦,说要努力赚钱,买房娶我。我搬到他单位宿舍,和他过起了同居生活。


    04


    在一起的第二年,我怀孕了。


    可是,他才攒了五万块不到,只能买武汉的一个卫生间。


    怎么办呢?


    我回家和爸妈一说,我妈说:“岚岚,我们不同意你和余亮结婚。他是外地人,又没钱,工作也不咋地。他说要买房娶你,可现在房子连毛都没看见,你真的决定要嫁给他?”


    我点头:“我怀孕了,不嫁怎么办?他是没本事,但只要对我好就行。”


    爸爸抽了半包烟,半晌,叹了口气:“本来想着你也就图新鲜,和余亮不会长久,没有阻止你。现在好了,孩子都有了,不结婚,让街坊邻居戳我和你妈的脊梁骨吗?你和余亮商量下,看他能拿出多少钱来,我们再凑一些,赶紧把房子买了。”


    我喜极而泣,爸妈还是爱我的,尽管他们一直都对余亮不冷不热,可为了我,也愿意接受余亮做他们的女婿。


    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余亮,以为他会很开心,但他撇了撇嘴:“真要有诚意的话,把你家那套出租的房子收回来,咱们结婚不是刚好。我爸妈在农村种地,一年也收入不了几千块,我咋好意思和他们开口要钱。”


    我不死心,亲自给婆婆打了电话,说了我父母的意思,婆婆说:“哎呀,岚岚,你都怀孕了,买不买房有什么关系,反正都是于家的人了。最近手头紧,买肥料都没钱,昨天还是余亮转了3000给我。你们买房的事,不急,赶紧结婚才是正事。要不然,等你肚子大了,办喜酒,让人笑话······”


    没等她说完,我就挂了电话。


    怎么会这样?买房结婚好像是我一个人的事。


    我心里恼火,余亮无所谓地耸耸肩,转身打游戏去了。


    05


    为此,我和余亮冷战了三天,回娘家了。


    他没来找我,只发个微信,说买房没钱,但如果结婚的话,他妈愿意给两万彩礼,这也是家里全部的钱。


    同意的话,他就来接我。


    那不同意呢?他没说,我也知道结果,一拍两散呗。


    爸妈为我的事情,夜不能寐,愁眉不展。我很气愤,想到余亮恋爱时的唯唯诺诺,再看看他现在的冷漠算计,我真想去医院打掉孩子,可妈妈信佛,对打胎这件事是深恶痛绝的,我也舍不得孩子,可要生下来,就只能和余亮结婚。


    毕竟,未婚生子会让我和家里人一辈子抬不起头来。

上海侦探

    最后,爸妈商量,再退一步,让余亮婚后和我回娘家住。


    爸妈现在住的是自建两层小楼,我们夫妻住二楼,爸妈和弟弟住一楼。


    在我和家人的妥协下,余亮和我领了证。


    住在家里,吃的喝的用的,都是我爸妈在负担,可余亮对我爸妈,始终都很客气疏离,他在我跟前嘀咕,爸妈让我们住家里,是不放心他这个外地人,想要监视,打压他。


    刚开始他这么说,我会安慰他,嘟囔的多了,我就怼他:“要不是你没本事买房,我又何必在家听妈妈唠叨。谁不愿意住在自己的房子里?”


    上海侦探|余亮愣住了,诧异地看着我:“原来,你也这么认为。别人看不起我就算了,你是我老婆吔,真后悔娶了你。”说完,就“登登”下楼了,妈妈喊他:马上吃饭了,你去哪里?”他头也不回,理都没理,冲出门去。


    三天之后,余亮才回来,我的心落到肚子里。这三天,他手机关机,我真担心他想不开出啥事。


    妈妈为了息事宁人,做了他最爱的葱烧排骨,我一闻到肉的味道,就恶心,冲到卫生间里吐了起来,吐完回来,看见他自顾自吃着喝着,连一个眼神都没给我,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,吃完,就回了房间。


    妈妈心疼地帮我顺着背,长叹一口气,我拼命压住翻滚的委屈,不让眼泪流出来。


    06


    都说怀孕的女人最幸福,可那却是我最暗无天日的一段时光。


    到了孕后期,腿肿得厉害,人也变得神经兮兮,余亮对我的态度更加恶劣。


    他嫌我晚上翻身,老是起夜,影响他休息,自己抱了被褥睡客厅沙发。


    怀孕第七个月的一天半夜,我腿抽筋,被疼醒,叫他来帮我按摩按摩腿,可是喊半天,一点动静都没有,刚还亮着的灯,灭了。


    我撑着笨重的身子起床,一不小心,摔倒在地上,这一摔,羊水破了,被送进医院,孩子早产,在保温箱里呆了3天。


    面对我爸妈的责备,余亮没有丝毫愧疚,一看生了个带把的,高兴地跑出去给婆婆打电话,却忘了看看刚闯过生死大关的妻子。


    我就像掉进了冰窟窿,再厚的被褥也暖不热冰凉的身子,冷得打颤。


    妈妈二十四小时在医院陪护,爸爸家里医院两头跑,就连弟弟也天天来医院报道,只有余亮,借口工作忙要加班,只在出院时才开车来接我们回家。


    我思来想去,不能和余亮这样过下去,毕竟有了孩子。考虑到他在家里过得憋屈不开心,孩子满月后,我不顾爸妈的阻拦,在他公司附近租了一套小两居,想要一切重新开始。


    余亮很感动,他抱着我说,亲爱的老婆,我终于可以自由的呼吸了,不再寄人篱下,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。我哽咽了,多久没听到他这么叫我了。


    可成年人的生活总是一地鸡毛,他上班很忙,回家特别晚,我一个人带孩子很累,孩子哭闹不止,家里乱七八糟,我的情绪不好,脾气越来越大。余亮面对我的诘问和抱怨,又一次冷漠起来。我们之间,再也没有了床第之欢,他搬到了书房睡觉。


    有一天,洗衣服时,我在余亮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名片,上面的美女图片很裸露。本来也没什么,这种野广告到处都是,我随手扔进了垃圾桶。


    可是,第三天洗衣服时,他的口袋里又有一张,一模一样,而且,他下班越来越晚,进门就洗澡,洗完倒头就睡。


    我多了个心眼,让妈妈帮我看半天孩子,尾随着下班后的余亮走进了一条僻静的小巷子,看见他进了一个低矮的门面房。


    门口有几个穿着暴露,打扮俗气的女人在聊天,看见他来,其中一个穿着短裙的女人迎上来,挎着余亮的胳膊,余亮在人家的屁股上摸了一把,两人搂着进了里屋。


   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当时的心情,五味杂陈,羞愧难当。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我连一个站街女都不如,这是一种耻辱,也是悲哀。


    我就那样木木地站在巷口,身边的人来来往往,有人喊着:借过借过,我也木然不动。我丝毫不在乎旁人的白眼和嫌弃,在他们眼里,我一定是个神经病。


    我是一个多么差劲的妻子!自己的丈夫,一个公司的经理,竟然饥渴到要来这种地方,找这种女人解决生理问题,也不愿意碰我一下。


    想到这里,我对自己,还有婚姻充满了厌恶。


    看着这个肮脏的、污水横流的小巷子,我快步离开。


    07


    那天晚上,家里发生了战争,我挠花了余亮的脸,他打得我鼻血不止,脸肿的像猪头。


    妈妈劝不住,也拉不开,只能抱着哇哇哭的儿子,拼命地护着我,挨了余亮好几下。


    邻居打了110,警察带走了余亮,我和妈妈抱着孩子回了娘家,对余亮,我就只剩下恨了。


    一星期后,余亮胡子拉碴、邋里邋遢地来到妈妈家,请求我的原谅。爸爸气愤地把他推出门外,他苦苦哀求,说他错了,再也不会动手打我了,见我没有回应,就“噗通”跪在大门口,大声喊我的名字,引来了街坊邻居的围观,大家都为他求情,弄得爸爸没办法,只能让他进屋。


    我把自己锁在二楼的房间,搂着儿子,任凭他在外面声泪俱下,毫不动心。


    后来,婆婆也来了,奶奶想要见孙子,我只能打开屋门,把孩子抱给婆婆。


    婆婆在旁边一个劲地说好话,让我给余亮一个机会,说她忙完了就来帮我带孩子,我也可以找份工作出去上班。


    看着嗷嗷待哺的儿子,日渐衰老的爸妈,我只能含泪点头,和余亮回到了那个冰冷的家。


    余亮这次是真的改变了。


    他从书房搬回了主卧,对我嘘寒问暖,每晚主动给孩子冲奶粉,哄孩子睡觉,还给我们娘俩买了商业保险,说是对我的补偿。


    有时候,他主动求欢,我干涸的欲望也慢慢复苏,想要努力迎合他。可是不行,每次到紧要关头,我的眼前就会浮现他和那个站街女亲密的样子,甚至会脑补他们在一起的恶心场面,就会粗暴地推开他。


    一次,两次,时间久了,余亮也就不再强求我,只是沉默地做着一个丈夫和父亲该做的事情。我们又一次印证了“白天是夫妻,晚上是邻居”这句话。


    08


    第三天,我取回了快递,打开一看,乖乖,是一整套的水乳霜,难得余亮这么有心,我也该有所表示才对。


    也罢,谁能不犯错误呢?以后的日子还很长,我要对余亮有信心。过去的就让它留在昨天,不要影响现在的生活。


    我把孩子送到妈妈那,准备了红酒和丰盛的晚餐,还把家里彻底打扫了一遍,换了新衣服,化了淡妆,想要和余亮好好温存一回。


    可是,从天黑等到天亮,我也没等回余亮,他手机关机。


    害怕他出什么事,我一大早就给他同事大张打电话,还没开口,大张就说:“李岚,你也太厉害了!和余亮打架,也不能把男人的脸挠成那个样子吧?全是血道道。他今天要见重要客户,这可咋整?”


    我懵了,到底什么情况?


    我冒着大雨,赶到余亮公司附近的餐厅,约他中午出来吃饭。


    看着对面戴着大墨镜的男人,脸上脖子上的一道道伤痕,一看就是女人干的。


    在我的逼问下,余亮全都招了。


    原来,他在我这得不到满足,就和一个推销保险的女人好上了。昨天是那个女人的生日,他给买的护肤品填错了地址,寄到了家里,他又不敢回来拿,两人因为这个吵了一架,女人就把他挠成这样了。


    原来如此,给我和孩子买的保险,只是为了给外面的女人充业绩;寄到家的护肤品,也不是给我的。


    余亮还说:“我不怪她,你也别去找人家,她也是可怜人,离婚还带着个3岁的女儿,满肚子的委屈只能发泄在我身上。”


    我怒极反笑:“那好啊,护肤品还没有拆开,你拿去送给她吧。”


    他眼睛一亮,问:真的吗?你不生气?随后,又自嘲地说:“怎么可能?你生吞活剥我的心,都有了吧?”


    看着这个不知廉耻的男人,我就像走路不小心踩了一脚狗屎一样。可笑的是,我一直舍不得脱掉这双鞋,还自我安慰,洗干净就好了。


    直到这狗屎再一次恶心到我,才终于明白:我不是苍蝇,没必要一直活在臭水沟里。


    09


    我从电子保单里找到那个女人的电话,告诉她,这个男人我不要了,她要的话,赶紧领走。


    没想到,那女人说:“算了吧,我就是玩玩而已,可没想过当接盘侠,你老公那人,自大还好色,你还是领回家好好教导吧,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。”


    手机摁了免提,我看见余亮的脸白里透着青,神情尴尬又恼怒,拳头紧了又松。


    最终,余亮腆着脸说:岚岚,我知道错了,请你看在孩子的份上,再原谅我一次。我绝不再犯,一定好好和你过日子。


    我想扯出一个笑,眼角却流下了苦涩的泪。不说孩子还好,说到孩子,我更要和他离婚。我不能让孩子生活在一个无爱的家庭里,孩子的成长需要爸爸,但不需要他这样的爸爸,我也不需要这样的丈夫。


    一个没有责任,遇到一点家庭问题,就到外面到处撩骚的男人,并非良人。只有离开他,我才不会在畸形的婚姻里,活成怨妇。


    走出餐厅,雨后的晴天,阳光里夹杂着清新的绿草香,和煦的微风吹散心头的阴霾,一身轻松。